我的家,允许不快乐 2/2/22

作者: 宝盈/Carmen


最近我看到女儿百般无聊的赖在床上看手机,我走进去看看她。女儿会放下手机,靠过来,有时候叹气,有时候轻唤妈妈,然后开始抱怨。我轻轻拍着她的背,听着她的抱怨。女儿的烦躁在我的倾听与接纳中慢慢消融。过了一段时间回去察看女儿,她已经坐在书桌前做功课了。女儿烦躁的时候她也会来找我抱怨,我听了她的烦躁,她就离去做她该做的事情。

我看了Dr. Gabor Maté的 “The Wisdom of Trauma”,对于成瘾性行为有了更多的了解。孩子沉迷网路背后是有一个或更多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而那个没被满足的部分带给孩子巨大的痛苦,孩子面对不了,借由网络压抑、忘却他们在经历的痛。大人也是一样的,我也曾经沉迷追剧与手机游戏。

当我可以倾听烦躁之后,女儿放下了手机,选择了我。在我这边,我给了她一个安全的地方抱怨,抒发她的烦躁,我的陪伴有着接纳与爱,而手机没办法给到女儿她需要的接纳与爱。


昨天女儿满脸写着“我不快乐”。我试着靠近她,她不搭理我。我觉察到我有一点生气、一点沮丧。我坐在女儿的床边,看着坐在书桌前女儿的背影。我停留在我的情绪,给自己一个呼吸,我知道我情绪出现的原因了,因为我对女儿的不快乐有抗拒,我不接纳女儿有不快乐,我希望她快乐。当我看到我的念头,我问我自己:你允许女儿有不快乐吗?我允许。那么你可以怎么做呢?我可以给女儿一个安全的空间与不快乐独处,这个安全的空间没有批评,没有说道理,只有接纳与尊重。当我有了这样的决定,我深呼吸觉察到我还是有一点情绪,我接纳我的情绪,离开了女儿的房间。我下楼和先生报告,我们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,保持情绪稳定。一个多小时后,女儿的房门开了,睡前女儿情绪稳定的和我做了一个连接。这一次女儿选择自己独自面对她的不快乐,而我给她一个安全的空间,允许她不快乐。因为爱,我的家,允许不快乐。

67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作者:苏曦, 建平 今天在阳台看到了一只蜂鸟和一只不知名的小黄鸟,很美!忽然想写一写关于我与鸟的故事。 1.【猎鸟】小时候就喜欢鸟,特别喜欢猎鸟,可以满足我的征服欲望。我尝试过用篮子捕鸟,效果不好。再尝试用弹弓,一开始命中率很低,后来越来越准。打中鸟的那一刻虽然特有成就感,但是看到挣扎着的受伤的鸟,我还会有一丝内疚。作为少年的我,猎人的本性既有恶,又有善。 2.【爱鸟】不再猎鸟的我,想做一名爱鸟人

作者:Linda Wu 上周末老大要出去比赛,他自己把旅馆订好了,结果忙中出错,订错了日期,网上说不能退款。他非常的沮丧,听见他在房间里发脾气。过去问他怎么回事儿,才知道他弄错了,我说那你刚刚订的,可以给客服打个电话解释一下,换个日期对他们也没有损失。他就说不行,规则就是规则,上面已经说了不能退款。当时意识到内在升起一股很大的愤怒和烦躁。你把事弄砸了还发脾气,而且还这么固执。深呼吸,安顿了一下自己

作者: 宝盈/Carmen 昨天先生早上起床就为我们出门买贝果。贝果买回来,先生说买不到儿子喜欢的巧克力口味,其他的都有。平常我们都要草莓口味的奶酪抹酱,昨天先生买了新口味,大葱口味。我看到没有草莓换了大葱口味的时候,一个念头升了上来:结婚快24年难道你不知道老婆不吃大葱的吗?我看到了那个念头,没搭理它。先生看我没说话,他说:我再去买一盒草莓吧!我说:不用了,我吃蓝莓原味不抹奶酪酱。我很庆幸我没有

PCE_logo_final_PNG_edited_edited.png

Parents and Children Education Club 父母子女教育俱乐部  

情商育儿 共同成长 2003-2022